宇通总裁汤玉祥三“议”校车推广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网 2018年3月19日11:57

  2018年全国两会,是全国人大代表汤玉祥履职的第11个年头。汤玉祥,64岁,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今年提出的议案是“加大校车推广力度,有效保障孩子上下学安全”。算上2011年、2012年两次,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在全国两会上提交有关校车的议案了。

  如此“执拗”,汤玉祥为哪般?

  让“专用校车”进入公众视野

  在舶来的西方影视剧中和动画片中,车身漆成亮黄色的“长鼻子”巴士,几乎是西方中产阶级优质教育基础设施的代言人。校车,象征着富裕、安全和教养,但对于中国百姓甚至城市家庭而言,专用校车一直只是一种西方文化符号,长期以来我们只能远观与嗟叹。

  2010年,湖南衡南县发生了一起学生接送车坠河事故,14个孩子花朵一般的生命瞬间被夺走。在客车制造业奋斗了大半辈子的汤玉祥,内心被深深刺痛。这促使他在第二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出“大力推广使用专用校车”的议案,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倡导“校车专用”第一人。

  在2011年的议案中,“立法”两个字是汤玉祥的主要诉求。他从校车专用标准、管理主体、管理制度、运营主体四方面剖析了现存问题,并参照美国校车的成功因素提出了解决建议。可以说,正是由于汤玉祥的议案,“专用校车”的概念才第一次进入业界人士和决策者的头脑。

  2012年,汤玉祥“趁热打铁”,再次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关于校车推广的议案。这一次,他明确提出“建立健全校车运营法律法规,加快校车融入学生生活”,并针对性提出了建议措施。

  在连续两年两会议案的推动下,专用校车是什么、为什么必要、怎样买、怎么用等一串问题和答案,一步一步走入公众视野。2012年,中国终于迎来“校车元年”——《校车安全管理》《专用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一系列政策法规和标准颁布。

  受到国家政策层面的鼓舞,国内校车生产技术快速进步,市场初现繁荣。从此,“长鼻子”校车再也不只是发达国家孩子的专利,众多城市中小学、幼儿园学童坐上国产校车,无数家长、老师多了一份放心。



  破解校车“开锣容易唱戏难”


  七年前,汤玉祥为“专用校车”开了锣,希望之花含苞待放,接下来怎样唱好这台深度垂直的“民生大戏”,是他最牵挂的。时至今日,身居正处于急剧变革进程中的客车制造行业,汤玉祥在今年的两会议案中没有提及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时下大热的命题,而仍然将焦点锁定在“专用校车推广”上。

  这样一份“执拗”,是因为他已看到,中国校车之路虽已开始,征途依然漫漫,还需持续努力。全国每年有超过3.5万名15岁以下的儿童因交通事故伤亡,校车安全事故依然不时发生。这个统计数据令汤玉祥难以安心,他说:“美国每天有2600万名中小学生乘坐校车,我国一天校车所运送的学童却只有约480万名,校车普及率仍然很低。”

  那么,制约专用校车进一步发展的因素还有哪些?汤玉祥认为,一方面是校车政策还不够“细”。尽管国家层面出台了校车的相关政策法规,但具体的校车购置和运营补贴补助办法、管理监督机制并没有明确,且缺乏系统的保障体系。汤玉祥作过调研,美国校车投入每年高达30亿美元,我国在校车上的投入远远低于国际水平。这样的后果是,一面导致需求方观望,另一面导致各地实际执行的差异巨大,校车地域发展极不均衡。

  另一方面在于校车运营难。校车因其具专用属性,使用率低、运营成本高,盈利困难。大量的学校与校车运营商反馈,购置满足国标要求的校车成本不低,校车运营成本更高(司机、保险、燃油费、维修费等),如算上折旧费用,一辆校车大概需10年才能收回成本。“如果没有政府扶持和补贴很难维持,部分运营者甚至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地。”这是多年运营后的现状。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如何在发展基础上多办利民实事、多解民生难事,如何真正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这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念兹在兹”的重大课题。要让更多学童坐校车上下学、让中国专用校车健康可持续地发展,还需要不遗余力地鼓与呼,这是汤玉祥今年两会再提校车推广的动机。

  四条对策助校车跑得安全持续

  时隔数年,校车发展的现状和问题都有了新的变化。结合当前实际,汤玉祥为中国校车发展慎重提出了新的建议。今年,他为专用校车发展拿出的“隆中对”有四条:

  一是进一步细化完善校车政策法规和标准,加大落实力度,建立保障体系。汤玉祥认为,《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专用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的发布实施至今已超过5年,有必要依据社会认知和国内校车制造水平的不断提升进一步完善和修订,提升技术要求、推动校车智能化,通过科技手段进一步保证校车安全。

  同时,他建议尽快出台和落实对校车购置与运营的补贴政策及标准,指导各地建立专业的管理、运营模式,增强校车运营者的“自我造血”能力,并通过建立系统性的车辆运维管理、司乘人员培训体系等,让校车真正安全地跑起来。

  二是全面取消校车购置税、消费税,进一步为校车购置或运营者减负。汤玉祥分析,校车属于生产资料,不宜以征收消费税的形式对校车推广加以抑制。另外,从校车的教育属性、公益属性来看,他建议也对校车给予和公交车、新能源汽车同等的减免购置税待遇。

  汤玉祥算了一笔账:现阶段全国每年新增的校车量约为2.5万辆,按照目前的税率,每年消费税总额约为3亿元、购置税总额约为6亿元。相对于国家每年超过万亿元的教育投入来说,取消消费税和减免购置税,并不会对国家财政带来巨大负担,却将极大地调动校车购置或运营者的积极性。

  三是设立国家校车专项基金,特别是针对贫困地区加大补贴和推广力度。当前,三四线城市、乡镇、农村及偏远地区的学校、幼儿园是校车的主要刚性需求方,本身却缺少发展资金。因此,汤玉祥建议设立“国家校车专项基金”,以便精准补贴贫困地区的校车刚性需求,带动实现教育脱贫。

  四是普及校车文化。汤玉祥建议设置“国家校车日”,借助校车推广带动交通安全教育进入中小学课堂。“保障学童上下学安全,需要的不仅仅是一辆‘钢筋铁骨’的校车,更需要与之适应的校车文化。”他说。

  “结合近年来国内外的发展实践来看,校车运营具有极强的公益属性,对解决基础教育的一些重大结构性问题具有关键作用。”汤玉祥这位“老代表”的“心结”,折射出社会各方面对高质量均等化基础教育的高度期待。校车,给孩子们带来的不仅是上下学途中更多的安全和舒适,更是一个个充满欢乐的幸福童年。

(责任编辑:魏美茹)
最新通讯员新闻
信息检索
关键字
类  型
新闻阅读排行
本日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更多>>运输刊物订阅
更多>>精品车辆
更多>>专题新闻
更多>>通讯员列表
更多>>合作单位
2018 中国道路运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