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产业大会]邱则有:分包换电——电动汽车的解题新思路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网 2018年4月25日16:46

  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与泰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2018中国新能源动力电池暨储能产业大会”于2018年4月20-21日在江苏泰州举办。大会围绕当前国内动力电池发展现状、存在问题和未来趋势,从技术发展路线、电池安全、产业困局等话题进行深度研讨,共话动力电池产业发展大计。能见App全程直播本次大会。



  妙盛动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则有出席大会并发表了题为“分包换电——电动汽车的解题新思路”的主旨演讲。

  以下为发言内容:

  邱则有:国家推动行业在发展,我们在思考,这个行业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行业,也是一个很疯狂的行业。这个行业不断淘汰,但是我们在想一个问题,我们做这么多车,在引导我们走到哪里去,我们现在释放里程越来越多,能量密度越来越多了,企业都在引导我们不断上电池上面去。当电池越来越多的时候会有一系列的问题,前面刚才李总说了一些计划,他的车卖运营,中国很多很多的企业买了新能源车,都放在车库里面。物流车锂电池已经装了90个电,一个产用车已经装到了接近60多点,这么多电装了以后,你会沿用到车队里面,你看比较好的企业,它是它的一半价格。也就是说,我们国家最好引导一下,如果这种再实施以后,那就是鼓励的,是所有的车都在做,你做了以后卖给谁,没有人要的,没有中断的。中国花费国家,花费这么多的资源和财力,这么去做会不会有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

  我进来以后发现挺好的,在做的过程中,发现这个行业做不起来了,我在思考我们走什么道路,后来我们第一个项目,我做了分布化,我乘用车做了22万左右,我利用晚上去画第一种模式,第二我们找了一个模式,它产能不是最大的,这个企业还是很有特色的,这个经济不发达,可能下一步会一起发布。我们要从两条路找,第一个是成果划定。


  邱则有:我们做了这么一个事业,最终要想做这个基本上都被淘汰了,现在高速车几万再跑,我们希望几种模式就是找到电池的新能源模式,我们开始做得很简单,这个东西就是116公斤左右,但是比想象难,而且很难,应该说做了从第一代做到第六代,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代了,做的很辛苦,但是这种模式应该基本上成功了。现在除了立法之外,我们现在还在合作,分享化的模式还有一个路没有打通,就是未来想麻烦智能化实现,等那个到位了以后,这种模式是很有运行价值点的,特别在2020年没有补贴的时候,在重庆现在电大概5毛左右,所以他是很坚定的。这种模式节就是了一些系列问题,从能量密度,找到了能量密度是分享化的,每一个都有控制,都有开关。我们目前跟人家能量密度在全国,这些数据都在公告里面。所以我们要找到这么条思路,既保证能量密度也在目前阶段影响任务发展的时间。我们找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划定模式,基本上探索成功了,但是现在下一步解决第二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达到200亿,我们其实也有很长的市场价值。我们先把第一步解决。

  从分享化里面有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就是每个包它的一致性要求都很高,它几乎不知道哪一个包会给谁结合在一起。如果要想结合,运行的成本也很高,也做了,但是是不合适的。所以电池的一致性,对它管控都要求很高,同时又要做到密度高,说起来都是比较难的,而且在重庆很多,特别是温差特别大的时候,从这个里面运行,温差达到了五六十多度,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续航里程是我们行业发展的通病,我们不能用增加电池来解决,现在国家的办法就是300公里补贴多少钱,500公里补贴多少钱。到2020年以后,我们是大规划,没有补贴了,你还在限制公里说吗?所以这个如果现在作为企业不解决,就麻烦了,所以我们在划定培养做的都是22个电左右,物流车基本上是45多左右,这样解决了问题,也解决一些集合问题。

  我们国家的标准设定是比较低的,每百公里都到了这里,未来是不艰巨的。我们上午也讲了,特斯拉比较繁华,就是消耗不仅仅是这样的,但是用现有的模式进行鼓励才可以。作为企业车也是卖过去的,行业里面做商业模式,当你有市场的时候,不愿意去找商业的模式,当你没有市场,所有的才去找商业模式,你看现在电池厂去卖车,也去卖电池,这是做什么?我们的车,我们的方向错了,我们的思路错了,我们是为了发展新能源而在做新能源,这种模式我认为还是有问题的,我说现在大家都知道做电池没有赚钱的,而且做电池非常长,财务成本非常高,在这个里面扩大有多少亏多少。但是当继续走在前面,如果在一个细分领域,你能够找到领域的话,是有积分的。像我们这个做的乘用车就是22公里,也可以改善它的系统,让他来跑200公里左右,如果说从20%到80%就是这些问题,所以我们从这样的思路去解决问题。未来像我们现在做了几款,第一就没有补贴,它一样得卖下去,就是长他做探索,很快就做满了。现在的充电桩都是自由分配了,我们几个装都是300千瓦的,平时就是一个300瓦。现在控制水平很高了,它的模块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当时跟三个充电口当时,我们安排以后没有学习电网充电,所以我们希望是通过这样去解决的。

  这里讲到了我的方式,一个是常规充电,一个是超过快充。电池包22吨左右,也就是4-5吨左右,是这些去解决。现在电池就用现在的话的模式,而且我们这里用目前运营来说,从我们充电判断来说,本身是赚钱的,但是对重资产,所以这一块也是赚钱的,这是不怎么赚钱而已。我们现在快充找对了,就是找快充口,我们自己车的销售公司赚的钱远远少于赚的钱,我们能够赚6毛钱,一个车就从几分钟就可以赚很多。我们充电公司里面,在做充电的公司里面是最赚的。他成立时间很短。像北上广深,如果不用快充,可能停车费比充电费还要贵,如果用这个快充基本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优势也都知道,我们现在要走的两条路。第一用快速模式解决续航里程的问题,个第二用模式解决续航里程问题。我们也在运营了,我们也跑了780000公里,这次将近11万公里左右,谢谢大家。

  (根据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魏美茹)
最新通讯员新闻
信息检索
关键字
类  型
新闻阅读排行
本日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更多>>运输刊物订阅
更多>>精品车辆
更多>>专题新闻
更多>>通讯员列表
更多>>合作单位
2018 中国道路运输网